肖时钦家的扫地机器人/职业相声抖机灵选手/北海道咸鱼厂老板/兵器谱头号太刀/甜蜜爱情巧克力烘焙专家/黑芝麻馅糯米糖团子

这世上根本没有刀,有的只是夹心糖。

全职||王肖|喻黄|韩张|双花|双鬼|伞修伞

05.被抛弃的霸道总裁也在找黑猫

黑猫太太生日快乐www这是我群(王肖王无差 大小眼的小事情:372537234)给太太的生贺联文www
请大家跟着黑猫和魔术师一样不可捉摸的脚步探♂索各个AU下的杰西卡和小事情哟~
全文请戳tag 今天也在追寻黑猫的旅途上迷了路 ←这就是我群生贺大军的番号 小伙伴们记住了木有^_^
以及据鉴定 本文魔性欢乐光明正大ooc 配合冯主席的速效救心丸食用风味最佳~
————————————————————

肖时钦站在街角。

王杰希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

寒风呼呼地吹,雪花还没到季节飘,黄叶凋零洒满他的脸,找不到王杰希和黑猫伤透他心。

这地方太正常了。

正常得他都要掉泪了。

肖时钦打了个寒颤。

哦,是他穿太少了——这世界是深秋,气温降得没有一丝丝防备。

他搓了搓手,拉紧身上的衣服,把胳膊搁在鼻子底下死命嗅了嗅。

嗯,很好,没有味道。看来不是到了ABO或者哨向的世界,那什么黑暗哨兵还是霸道Alpha的画风太清奇太可怕了,他接受不来。

看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日常本。

肖时钦欣慰地想:这个作者还有点良心——没有给他们乱加一些奇怪的设定。

高兴得太早了。

某个角落里,黑猫甩甩尾巴,露出怜悯的目光。

 

这是一条现代城市都随处可见的商业街。对面有家格调颇高的咖啡馆和一间装饰得很粉嫩,少女心满满的甜品店,以及其余林林总总,令人眼花缭乱的店铺向两边一字排开,顾客行人来来往往,间杂着不少发传单,搞推销的。虽然因为深秋这个季节设定而稍显清冷,但总体看上去也是挺热闹的。

他四下扫视搜寻着,没看见王杰希和黑猫,身上也没什么通讯工具可以联系——就算把主世界的手机带来了,恐怕在这儿也没办法用。退役的战术大师在脑海里把现有情报仔仔细细过了一圈——还是没辙。

他叹了口气。

身旁还有一家店,挤在角落里,不起眼的一间,牌子上歪歪扭扭地画着一副半框眼镜,还用小学生,不,幼儿园水准画着一个猫爪,丑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看样子要么是宠物店,要么是眼镜店。

也许黑猫会跑到这里呢?

抱着病急乱投医的想法,肖时钦举步走进了这家店。

 

牌子丑归丑,里头还是挺干净的,也挺大,两边摆了不少笼子,码得整整齐齐,分门别类,一看就是重度强迫症患者——丢医院都没治了的那种。

肖时钦一路往里走,最后走到观赏鱼区和猫区——天晓得这店主是什么设定,竟然把猫和鱼放面对面,猫眼瞪鱼眼,一种要完的气氛。

他把猫一只只看过去,没发现自家丢掉的那只全身上下不带一根杂毛的纯种黑猫,有些遗憾,便回头要朝外走,冷不丁与大步走进店内的几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白色手套加上黑墨镜的几位黑社会大哥打了照面。

肖时钦一愣。

完蛋了,这本子不会是黑道仇杀设定吧?

他可是正宗的电竞宅男!退役了以后,宅男设定也没改变多少啊!

他正战战兢兢地思考着把猫放出去当生物武器的可能性有多大,就见外面“唰”地一声——流线型外形,原地旋转三周半,难度系数10.0,简直是拉风狂拽炫酷叼炸天的代名词——连美图秀秀和Photoshop的后期再加工都省了,一辆顶级豪车骤然急刹车在这家店前。

肖时钦抬眼一看,只见车门上一溜的几个大字,金光闪闪,弥漫着一股土豪晃瞎尔等凡人之狗眼的气质:玛莎拉蒂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宾利迈巴赫法拉利保时捷联合全球限量发行一辆,你值得拥有!价格:1X10的N次方。

肖时钦:“……”好厉害的炫富新方法。

作者你是会玩的。

而后,车门“哐当”一声被路两边的黑社会大哥打开,一个更加酷炫狂拽的人大步走了下来,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西装革履,气宇轩昂——如果忽略西装上的“意大利顶级设计师手工缝制”和旁边一堆“纪梵希限量纪念版打火机”,“依视路手工打磨墨镜”等等的土豪金色的加粗注解。

肖时钦:“……”设定辛苦了。

等等,这个人怎么这么像王杰希啊?

他内心生出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冯主席,虽然我退役了,但速效救心丸能支援我几粒吗?

那人大步流星朝他走来,两边的黑社会纷纷弯腰鞠躬,动作整齐划一,犹如千百次排练之后,气运丹田,沉声大吼:“王总好!”

肖时钦:“……”不会真像我想的那样吧。

王总最终走到肖时钦面前,踮起脚,再加上一厘米的身高优势对他俯瞰而下,而后“咚”地一声伸出两只手,按在热带鱼缸的玻璃上,挡住两只与对面猫咪深情凝望的死鱼眼。

王总用俯卧撑的姿势把他壁咚了。

肖时钦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这个清奇诡异的设定,冷静了一下,伸出手,按着王总的脸把他推开:“请问你是——”

“王·杰西卡·麦吉克。”他露出邪魅狷狂的笑容——他是一个边上自带注解的男人。

肖时钦:“……哦。”

万幸万幸,既然如此,为了以示区分,肖时钦决定叫他杰西卡。

“杰西卡,”肖时钦把即将崩断的理智松了松,认真地问道,“你是总裁吗?”

“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杰西卡仰着脖子,明明身高一八一,非要做出腿长一八一的气势,把一个总裁的傲娇与霸道表演得淋漓尽致。

他猛地一低头,伸手去捏肖时钦的下巴,被肖时钦下意识地抓过一个猫笼子塞他手里,伴着“喵喵”的叫声,完美躲避,“小事情——”他字正腔圆地念着,边咬着牙,边保持着邪魅狷狂的注解,“是你——是你让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一点点崩溃,你——要对我负责!”

肖时钦:“……”这画风转换太自如了,没有一丝丝预兆,没有一丝丝防备,就这样出现。

“我想……你一定是弄错了……”他说。

杰西卡缓缓摘下墨镜,“咻”地一声伴着特效音乐扔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妈呀!天啊噜!荣耀女神!这是哪儿来的妖孽!快救我!救护车!救护车在哪里!

肖时钦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这个杰西卡的右眼比左眼大!作者你设定背反了啊!快用个镜像翻转变回去啊!Ball ball you!

肖时钦陷入了混乱状态。

但他最起码搞明白了:这是一本霸道总裁爱上我paro的同人本,还是oo到都没c了那种。

他又努力冷静了一下:不行,太洗脑了,他好像已经有点接受这个设定了。他有点怀念他在Bilibili——中国最大的同性交友网站上看的王杰希眨眼的鬼畜视频了,BGM似乎是“跟着我左眼右眼一个慢动作”?

他几乎要自暴自弃地开口问道:“那我……小事情是什么设定?”

杰西卡完全没理他,顾自念着台词:“小事情——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肖时钦:“……?”

黑社会大哥——其实是总裁专属保镖走上前,不由分说拉起肖时钦,就往外面拽。

“喂!喂喂!”肖时钦用宅了这么多年的身体奋力挣扎,大喊道,“你们认错人了!不是小事情是肖时钦——”

“你就是小事情,小事情就是你。“杰西卡眼睛也不眨地高贵冷艳地说。

肖时钦:“……”是在下输了。

杰西卡一点也不爱惜这辆豪车地“砰”地一声甩上门,一踩油门,0.01秒内跑车加速到飞起,留下一串巨大的轰鸣声:你是我的小呀小事情,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总裁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

肖时钦:“……”不要连轰鸣声都随意添加设定啊喂!

 

“喵呜——”在魔性而洗脑的广场舞神曲的鬼畜循环中,一只黑猫甩了甩尾巴,轻巧跳下了那家宠物店的屋顶,在街道上目送着远去的总裁专属豪车。

“诶,”一个年轻而干净的声音从它背后传来,俯身抱起这只黑猫,温柔地顺了顺它的毛,“原来真有不带一根杂毛的纯黑的黑猫啊。”

他和黑猫一起抬起头,望着绝尘而去的金色炫影,轻轻叹了一声:“你看,没有我,他也很好。”

“喵——”

 

一个小时后。

在忍受了内心巨大的崩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呼啸之感之后,肖时钦总算可以和王·杰西卡·麦吉克总裁先生坐下来,好好进行属于人类的交流。

杰西卡叹气。

肖时钦吃。

杰西卡继续叹气。

肖时钦继续吃。

杰西卡又叹气。

肖时钦又吃。

你别说,这个作者写的吃的还蛮多的,味道也不错,反正又不要他付钱,吃吃吃。

肖时钦心安理得地用吃来弥补自己心灵受到的巨大创伤,偶尔抬头看看杰希卡旁边的注解:现在显示是“男人的忧郁”——看不懂,不想懂。

“其实……”杰西卡忧郁地四十五度望向天空,欲言又止,“我早就知道你不是我的钦钦……”

肖时钦一口呛到气管里,咳得撕心裂肺。

他果然太低估这个作者的脑洞了。

钦——钦?

容他先吐五分钟。

杰西卡明媚而忧伤地回忆着,身边落满了五毛钱的樱花特效:“我和钦钦……”肖时钦表示自己又想吐了,对不起,“是在苏力爆表男友力MAX甜品店,霸道总裁的宝贝甜心小娇妻之马卡龙专柜认识的——”

肖时钦:“……”这槽点多的,弹幕机都吐不完好吗!

还有,这个世界的我到底是有多想不开,竟然去这种可怕的店里工作?还不如去卖人肉包子!

 

镜头闪回。

年少多金,英俊潇洒,事业有成,却连花姑娘的小手都没有拉过的王·情史为零·不对称·麦吉克家族继承人·霸道总裁·杰西卡,在那什么什么柜台遇到了青春年少,天真无邪的Little·穷困潦倒·勤工俭学·被命运之神眷顾·Thing。

“你的马卡龙。”小事情温柔体贴,微笑动人心魄。

“不,”杰西卡邪魅狷狂,酷炫狂拽,“是你的马卡龙。”

镜头闪回结束。

 

肖时钦:“……呵……呵。”

我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了。

不对,这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世界,没什么可怀疑的。

“那个……然后呢?”肖时钦看着杰西卡边上飞快变化的注解“宝宝伐开心”,一头黑线,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不是……呃……挺好的?”

太违心了。

肖时钦心想,他实在说不出口。

就算是他和王杰希的CP本,这剧情羞耻度也是够了,难道真的是粉到深处自然黑?

肖时钦西斯空寂,泪流满面。

“今天早上,我起床之后,发现钦钦跑了。”杰西卡很伤心,旁边自动播放起了《小白菜》的BGM,音质渣爆,“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悲痛欲绝,“他给我留了一张字条,说只有找到一只全身漆黑,从头到脚,包括尾巴尖,没有一根杂毛的黑猫,才会回到我身边。”

嗯?黑猫!

肖时钦坐正了些:“那你找到了吗?”

杰西卡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没有——全城的宠物店我都找过了,刚才是最后一家。”

那样可麻烦了。

他找不到王杰希和黑猫,杰西卡找不到小事情和黑猫,这剧情还怎么走?

不过按照这作者脑内黑洞的路线来推算——

推算个鬼!谁知道这作者是不是写的时候忘了吃药。

两人正各怀心事地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冷不丁外面传来一连串一惊一乍的咏叹调:“王总!王总!小事情少爷和一个小白脸抱着猫回来啦——那个小白脸和您长得好像啊!啊!和您轴对称啊!啊!天啊!怎么回事啊!”

敢不敢不要用这么多“啊”?

肖时钦在内心疯狂刷屏吐槽,以至于卡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腾”地从椅子上蹦起来。

透过一百八十度落地全景窗看过去,只见两个穿着休闲装的人缓步走来。落在后面,和杰西卡长得很轴对称的那个抱着一只黑猫——全身漆黑,没有一根杂毛,威风凛凛,颇像黑猫警长,远远望见他们,还心情很好地伸了伸爪子,“喵”了一声。

“杰希!”

肖时钦大喜过望。

嗯,不仅找到了王杰希,还找到了黑猫,连小事情也回来了——而且好正常啊,嗯,作者是他的粉。

“钦钦!”

杰西卡也欣喜若狂,特效往他身上洒满了一块钱的金币。

但肖时钦忽略了一件事:和杰西卡呆了这么久,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设定,但刚碰上的王杰希就不是了。

王杰希抬头一眼看见自带注解的杰西卡,还有那个奇葩的特效,瞬间震惊了,两只眼睛都变得轴对称了,再听到“钦钦”和身边那只小事情深情呼唤的“希希”……

王杰希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定是他打开这个世界的方式不对。

“小心!”肖时钦突然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王杰希连忙一停,怀里的黑猫却“喵”地一声,从他怀里扑了出去,以一个教科书级别的,极其完美的,只存在水平方向初速度的平抛运动曲线——掉到了没有窨井盖的窨井里。

王杰希:“……”

“诶,黑猫!”小事情下意识去追,被他条件反射一拉,还没来及完全静止,王杰希就恰一抬头,见肖时钦和杰西卡正你追我赶地十分焦急地朝他们跑过去,眼前还自动出现了杰西卡的大小眼的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镜头特写,顿时生无可恋,两眼一抹黑,一个趔趄从窨井的边缘滑了下去。

“王杰希——”肖时钦大叫一声,扑过去拽住了他的手,然后……

一起掉了下去。

卧槽!作者我们出来谈谈人生!

总裁家里为什么要有窨井!而且窨井还没有盖子!

 

另一边,身为这个世界的主角,自带护身光环,杰西卡及时抓住了小事情。

两人相对望着,时间仿佛过去很久。

“你还知道回来!”杰西卡率先撇开脸去,傲娇地“哼”了一声,余光还偷偷瞥着小事情。

小事情轻笑一声,弯起眉眼。

“黑猫掉下去了。”良久没得到回应,杰西卡有些不安地说。

“没事。”小事情对他微笑,很温柔,和初见时一模一样,“我回来了。”他顿了顿,认真说,“不会再走了。”

杰西卡的眼睛倏忽亮起来。

“我仔细想了想,”小事情温和地说,“我喜欢你。”

表白来得猝不及防,但有什么所谓呢?

杰西卡用力抱紧他:“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小事情拍了拍他的背,让他在自己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感谢作者吧,就算那么魔性狗血,那么放弃治疗,还是给了一个甜甜的HE,不是吗?

 

嗯?

什么?

你说,好像忘记了掉到窨井盖里的两人一猫?

呃……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TBC
——————————————————
此系列全文详见tag 今天也在追寻黑猫的旅途上迷了路
一群萌萌哒的文手们等着你们www
萌萌哒黑猫生日快乐!群主千秋万代一萌江湖! 好群主不萌吗 王肖王不萌吗www
小伙伴酷爱来大小眼的小事情一起玩耍w
认准门牌号:372537234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