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时钦家的扫地机器人/职业相声抖机灵选手/北海道咸鱼厂老板/兵器谱头号太刀/甜蜜爱情巧克力烘焙专家/黑芝麻馅糯米糖团子

这世上根本没有刀,有的只是夹心糖。

全职||王肖|喻黄|韩张|双花|双鬼|伞修伞

【喻黄职业更衣室】问镜

*都市玄幻paro

*随便穿衣服的不知道啥协会会长喻x随便穿衣服的古董店老板黄

*疯狂赶出来的无脑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部分设定参考《山海经》,绝大多数为瞎编

————————————————————

(一)


又是门可罗雀的一天。

黄少天侧卧在藤编躺椅上,脸上盖着半边纸扇,任凭午后的阳光慵懒地趴伏在他的肩头,一点一滴随着大理石座钟的指针慢吞吞地挪动。

都说春困秋乏,这盛夏骄阳当头,空气热浪翻滚,也挡不住他昏沉的睡意。黄少天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还咂巴了两下嘴,全都照在墙角里头那面擦得锃亮的青铜镜中,被边缘层叠缠绕交错的山川河流纹绘簇拥着,好似都融入粼粼波光,几乎要...

#喻黄职业更衣室#企划终宣

我是文手中画画最灵魂的qwq

知名不具:

有图有惊喜!!!请点开阅览!!!




    


    如果两年前的盛夏,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有踏入蓝雨青训营;或者更久的过去,他们于荣耀世界擦肩而过……



    那么如今的他们,未来的他们,又应该是一副什么样光景呢?



    假如这个宇宙有平行世界,他们又应该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开启怎样的人生?...



[全职/王肖]虚伪爱情 13

*为了节省脑细胞(其实就是懒得想),接下来所有原创物质、人名均取自希腊神话


*王肖&肖王同好群:二维码(我也不知道为啥我群群号搜不到)


*本章预警:求助外援,韩张掉马,吃瓜群众

————————————————————

尽管出身自名流世家,但王杰希一向懒于参与和家族生意有关的社交活动,与自家母亲,以及肖纾会长又交谈了几句,就被打发去和肖时钦过二人世界了。

总算是远离了为孩子们操碎了心的长辈们,王杰希不觉松了一口气,拉着肖时钦一道坐在沙发上,侧身打算从托盘上取杯饮料,但一看到金色的橙汁,再闻到若有似无环绕着他的柠檬香,就被不自觉地勾起了某些可怕的...

[全职/王肖]虚伪爱情 12

*上次好像说寒假恢复更新的,果然flag不能乱立(。)

*聪明的小朋友上周就能注意到这个新鲜的合集了8


*王肖&肖王同好群:二维码(我也不知道为啥我群群号搜不到)


*本章预警:见家长

————————————————————

在双星酒店门口,王杰希对着后视镜最后整理了一下仪表,确认了身上装备的万无一失,随后拉开车门,迈开长腿,走向沉浸在一片灯火辉煌中的宴会厅。

衣香鬓影,灯红酒绿。他本出生、成长于此,却偏偏一腔热血撞入GLORY中心,从此昼伏夜出,枕戈待旦,投身于与家族截然不同的冰冷与铁血中。

原本以为该是某处月下荒草,掩埋无名一生,却未想...

[全职/王肖+喻黄]同风

*基本沿用了《急景凋年》《雪销骨》的设定,有一部分身份变换,是全员胜利存活的HE版本的脑洞

————————————————————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李白《上李邕》


初冬小雪,寒梅从皑皑的素白中透出三两点艳红,湖面结了冰,只见鲤鱼在薄冰下模糊地游动的影子。

喻文州缓步走下檀木车架,湛蓝的衣衫上染着些许熏上冷香,如玉的容颜在这肃杀的雪天也透出温润文雅之感。

他一路走至被白雪覆满的门匾之下,仰头看了眼隐约描摹的一线墨迹,便收回视线,叩响门上的铜环。

一阵窸窣响动,裹着厚重棉衣的管家打开门,见着他,脸上露出十分的讶...

[全职/喻黄]封缄 99

*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从下周开始《封缄》将暂时停止更新,一部分是缘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另外我自己最近三次也比较忙碌,没有精力去维持写作的频率。不过其实我手里还有很多初稿,等这段时间过去,再有空修改后慢慢放出。另,所有外链都已经锁了,这方面问题不予回答。

*接下来可能会不定期写一点点别的东西,不过就随缘看啦w

*祝大家一切安好。

————————————————————

“哎,哎,怎么了?”黄少天立马凑热闹似的黏到了蜂鸟身边,好奇地跟着他一块向上望,还“不小心”碰了一下他的手臂,准星顿时不知道偏到哪个千八百里外去了。

“滚开!”蜂鸟没好气地瞪了人一眼,又转过头去,下一秒,持...

[全职/喻黄]封缄 98

*黄少继续打副本

*喜提队友乐乐

*含有可能令人不适的血腥描写

————————————————————

海边坟场,和东宁医院相似,也是一个常常被人误解的地方,实际上,这里原来是一片远离城市的垃圾处理厂,但可能是临近海岸线无人区的缘故,曾经数次发生凶案,或者发现无名尸体,海浪还冲上来些沉没的渔船,久而久之,得名“坟场”。

但现如今,这坟场之名,名副其实。

许多无人认领,或是死于非命的尸体,缺了胳膊,断了腿,甚至连脑袋都没了,就这么草草掩埋在这片土地上,把无边怨气都付给阴森可怖的乱石去。

黄少天驾车缓慢而小心通过这条废弃的公路,开了一段,竟然还觉得路上挺整洁,一点也不像传闻中废弃多...

[全职/喻黄]封缄 97

*接下来连续几章都是黄少的东宁医院副本任务,之后就可以收尾绛城篇回明城啦

*乐乐突然出现

————————————————————

为了避免引起怀疑,黄少天耐着性子,在Paradise“认真”复习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早上,以去看心理医生为由,换上便服,打车前往位于城郊的东宁医院。

这家一般被“精神病院”代指的东宁医院,其实正式名称是一家脑科医院,在绛城年代悠久,有不少离奇诡秘的传闻,向来是都市怪谈的常客,但也无损它优良的专业素养和在全国的声望,尤其是这家医院的住院部地理位置极佳,环境十分怡人,就算是改建成度假村,也没有丝毫不妥,以至于经常有脑回路奇特,尤其是想体味新鲜感的富豪特意在这里...

[全职/喻黄]封缄 96

*Cage私下の日常

*推进一下主线的明城x

*点我看喻总棒打鸳鸯(。

*阿轩:上司总喜欢在我面前秀恩爱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喻文州走出房间,顺着应急通道绕上楼,避人耳目地推开一间套房的门,又穿过第二道门,进入了一间小型会议室,意外见肖时钦正穿着件崭新却单薄的灰条纹衬衫,盘膝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拿毛巾擦着湿淋淋的头发,领边和袖口还有水渍。

喻文州走过去,随时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把空调温度打高,不由问道:“你这是掉海里了?”

说起这茬,肖时钦就来气,把一旁的档案袋拿起来,直接抛了过去,没好气地道:“一个信号发生器而已,外加一点小机关。”...

[全职/喻黄]封缄 95

*职业造梦师天天在线解梦

*搁狼人杀里这叫预言家哇

————————————————————

说做个噩梦,哪有这么简单?以为他造梦师啊?

黄少天回到房间的床上,把灯光全部关闭,选了个舒适的姿势抱着被子,想想又不对,改成趴着,结果难受得好半天都睡不着。

他明白叶修的意思。他此刻应当展露出来的,符合他的资料的,应该是短暂的精神受创的症状,比如创伤性事件的再体验之类,但这种大部分非常专业的心理障碍症状都难以扮演,不如简单粗暴地从中选取最可行的一种——梦魇。

所以,假装做个糟糕的、恐怖的噩梦,表现出合适的惊惧、恐慌,就足够了。

黄少天拉上被子,在黑暗中闷声努力排演了一会儿,可能是因为长期...

      1/44